费俊访谈:人文艺术应为科技带来引导、激发与创新

我想这次大会想说明的是我们讨论技术伦理并不是要限制技术的发展,恰恰是为技术更好的发展,或者说为技术带来人文主义的思想的一些创新,这是对它有帮助,甚至有激发作用的。

李帆:我一直在找寻人类内心的共性

在接受艺术中国专访时,李帆多次用了“回看”、“反观”等字眼,正是在无数次回望自我经历与反思艺术史的过程中,李帆完成了对自我的“确认”,也逐渐清晰出一条遵循自我心迹的艺术道路。

包林:袁运甫的写生

我每次观展,就会先去看这部分画作,每次观画,都能看到明快与鲜活,都能感受到画中温暖的阳光,带着泥土的潮湿,花草的芬芳,整个画面在微笑着、灿烂着,散发着那个时代他的生命状态和精神追求。

“徐冰”:一个宿命论者的艺术观与行动逻辑

想要尽可能准确且全面地归纳徐冰和他的作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用一种不苟的态度、精巧的制作、创造性的思维专注在无意义中的意义,是徐冰的作品中一直贯穿的艺术方法。尽管采用了完全不一样的媒介,《蜻蜓之眼》与徐冰过往的创作之间还是存在很多脉络上的关联。

全面的文本介绍也是艺术生产的一种重要方式

十年一届的德国明斯特城市雕塑展跟卡塞尔文献展和威尼斯双年展一样,它们在最初形成时总有一些不可跨越的历史的现实节点,因为那个现实使它们看起来在当初是那么有必要出现并且持续存在。

邵宏:西方现代主义与东方艺术观念

我们今天所熟悉的西方现代艺术,是全球文明史上第一次真正具有国际化特征的文化事件。他们通过对塞尚的绘画作仔细查验而生发出对批判性思想的需求:  立体派画家不懈地研究画面结构及其产生的空间。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景观社会”在中国:新景观 新生态
2017年,艺术在中国多个乡村城镇落地开花。艺术、资本正以相当速度改变着传统村落、城镇的自然景观和人文生态,直接或间接重塑着中国当下的“景观社会”。有人消极地认为艺术等外力正加速原生态景观的消退,也有人认为新的景观生态正在被创造,你怎么看?